2019的限量腕表你可有福消受?<

时间:2019-03-12 22:44 来源:http://www.etirefaeli.com

  “限量”是个有魔力的词,让无论男女都为之疯狂,甘愿乖乖掏钱,这可能是“我有你无”的优越感作祟,所谓“奢侈品”正是制造这种优越感。腕表品牌深谙此道,三不五时的就出个所谓限量系列,但限量款腕表真的值得买吗?什么样的限量款腕表才值得买?今年又有哪些限量,而这些限量你买得到吗?今天我们就来聊聊2019这些最值得期待或觊觎的限量款腕表。

  腕表品牌出限量的名目有很多,最多的无非就是“一招鲜吃遍天”的联名合作,或者为了某个特定节日出的所谓限量款,又或者为了某项赛事,某个活动,还有为了新店开幕或特定渠道推出限量……值不值得买,见仁见智。非要说个标准当然是看加价和数量。

  改个表盘颜色,换根表带,在指针上动动手脚,这些都是最简单的限量方法,当然也是最没诚意的方法,因为没什么技术难度,加价充其量是因为换了珍稀材质。

  像欧米茄海马系列因为跟电影《007》的特殊关系,总是会为此出些限量。首先因为限量频次高,其次,真没改变啥,最后,数量也是惊人,每次都是一万起跳的数量,说是限量实则跟普货的数量一样,唯一可满足的就是粉丝的心。

  沛纳海去年的“福”表则是为了特殊渠道发行的限量,仅在线上销售。现在品牌越来越注重线上销售渠道的拓展,所以出些限量吸引人,关键这款腕表限量还不加价,同样价格买块儿限量,何乐而不为呢。

  之所以说联名合作是“一招鲜吃遍天”的限量名目,是因为这样的跨界会为限量款带来一些特殊或有趣的设计,而好的设计则会让限量的价值上一个台阶,如果出自名家、名匠之手,更会让限量款具有很高的升值潜力。

  宇舶就是一个喜欢出联名限量的品牌,“宇舶爱艺术”让品牌同艺术家有了很深的接触。比如它跟伦敦刺青工作室Sang Bleu创始人马克西姆•布奇合作制造的限量表,一般这种限量表大家都觉得无非就是在表盘上画点刺青作品上去就完事了,但宇舶偏不这样干,而是独辟蹊径,用盘面来代替指针转动指示时间,并将布奇的纹身图案融入其中,视觉效果比较亮眼。

  综上,限量当然数量越少越有“物以稀为贵”的优越感,而数量少通常也代表了工艺的复杂性。然后看设计和工艺等对你的吸引力。最后落到价钱上,接受得了才能出手。

  而今年日内瓦表展上的一些限量则代表了当今制表的最高工艺,还有些限量附赠特殊服务。总之,不是有钱就买得到,也不是买到了就有福消受的。

  18世纪,在自然光线充足的工作室中,日内瓦经验丰富的制表大师运用精湛工艺创造钟表杰作,这些位于城市建筑物顶层的工作室被称为“阁楼”(cabinets)。这些时间的锻造者根据客户的需要,制作复杂精妙的定制时计,他们后来被称为“阁楼工匠”(cabinotiers),因此江诗丹顿的阁楼工匠系列代表了品牌最高端的工艺。

  阁楼工匠系列的特点是,每一枚阁楼工匠的钟表作品都是孤品。它们要么是拥有超卓复杂功能,要么拥有精美的艺术工艺,更有一些是两者结合的产物。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可以给客人提供从无到有的定制服务。

  而今年日内瓦上展出的阁楼工匠系列熊猫腕表则采用了细木镶嵌工艺。细木镶嵌工艺是一项完全靠口耳相传的技艺,如今已是一项极其少见的艺术创作形式,而目前掌握此项技能的大师屈指可数。他就像是大师在微小的表盘上玩拼图,先将千挑万选的细木切割成数个颜色相近的微小木块,再选取最优进行镶嵌,最后形成一幅完全看不出缝隙和拼贴痕迹的作品。

  价格基本在百万以上,然后由于是孤品,所以品牌会优先邀请VIP欣赏,因此通常大家看到的阁楼工匠系列其实早已名表有主。

  表展上罗杰杜彼的展厅门口摆放了一辆定制款兰博基尼SC18 Alston超跑车,这款定制款One-Off腕表正是根据这辆跑车灵感而来,其中很多设计都同跑车有所对应。比如红黑配色,左右两侧陀飞轮机芯放置的位置像跑车的大灯轮廓,表盘轮廓模仿了跑车的轮胎造型,还有腕表的背面骨架,跟跑车模型如出一辙。

  不仅如此,从精神到细节都同兰博基尼超跑相契合。因为超跑并不是给大众的,而代表了一种梦想,因此这款概念表仅此一块。另外,兰博基尼的超跑都有模式设置,可以在corsa和sport的模式间自由切换,因此这款表也设置了功能选择键。12点钟方向的跳时显示的灵感也来源于超跑的转速器显示,连表带都同轮胎一样选择了倍耐力。

  如此用心的设计700万左右的售价也不为过。但有趣的是这辆跑车据说是来自一位中国客户的定制,而这块表却并不属于他。

  即便是独立制表品牌如果仅此一块的腕表大多也都是因为工艺复杂,难以制造,虽然独立制表品牌在宣发方面无法跟大牌匹敌,但技术上大多是追求高精尖的大牌代工或皇室御用,更何况是亨利慕时这个曾经沙皇御用。

  这块腕表是高端机械腕表对智能腕表的嘲讽还是致敬?仁者见仁,但简约的外形的确会更吸引年轻人,亮黑色表盘在6点钟位置设置一分钟飞行陀飞轮。除此以外,再无其他设计。若想知晓时间,你需要用耳朵听,只能通过三问报时来获知时间。不过可能由于会展现场人太多,声音过于嘈杂,所以想听准时间还真不容易,而且这款腕表由于配合简约长方形表盘,所以机芯采用特殊设计,调教起来也不容易。尽管如此,这块表还是早早已被买走,怎样都无需我们这些看客关心。

  潜行系列Guillaume Nery限量款腕表,限量发售15只,售价30万左右,附赠2019年10月跟随Guillaume Nery踏上法属私密岛屿自由潜水体验。

  潜行系列Guillaume Nery限量款腕表,限量发售15只,售价30万左右,附赠2019年10月跟随Guillaume Nery踏上法属私密岛屿自由潜水体验。

  潜行系列Oceans Sailing限量款腕表,限量发售19只,售价30万左右,附赠2020年3月跟随Mike Horn穿行北极圈的体验。

  沛纳海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出这种限量系列,但比起单纯出表,附赠体验能让购表者更加体会腕表的精神和功能,又能让品牌同高端客户有亲密接触,这无疑是个双赢的举动。而且今年的这三项体验,无论是无人岛的自由潜水,还是意大利皇家海军突击队的两日训练,抑或是跟随环保主义者穿越北极圈,听起来都十分吸引人。果然,表展期间,尽管需要多花2000欧元,并且不一定能够选上,仍然有很多表迷愿意参加,并且还有人想要三项都体验。我只想说玩沛纳海的人身体素质是真好,有钱有幸也要有体力才能完成这三项体验啊。

  “春宫”主题是高级腕表经常拿来做文章的主题,但以往通常是通过三问报时的盘面来体现,雅典今年日内瓦上则利用了自己最擅长的微绘技术,同意大利著名情色绘画大师合作来演绎人类少女同美人鱼之间的独特动人故事。

  马那哈共创作了十幅作品,雅典表则利用微绘工艺重现了这些作品。工匠们在位于瑞士勒洛克峻岭间的雅典表总部内专心工作,以将马那哈的作品重现于方寸表盘之上,表盘的面积仅是水彩原作的十分之一,每个表盘的绘制过程需要耗费约50小时。从深蓝色的海水到珊瑚礁,再到水面的粼粼波光和美人鱼的嘴唇与珠宝,均依靠工匠手工绘制完成,而其笔头仅有一根睫毛那么宽。为充分展现马那哈笔下的春宫之景,工匠在丙烯颜料上增加了一层漆面涂层,以彰显其艺术作品的光影效果与尊贵气质。

  这一米罗•马那哈特别版腕表采用亮面不锈钢或5N玫瑰金材料制成,每类材质各十套,共计限量发行200枚。

  ZENITH真力时El Primero 五十周年纪念礼盒,下一块表的邀请函

  今年,ZENITH真力时在日内瓦表展期间推出了El Primero 五十周年纪念礼盒,全球限量发行50件,包含三枚配有标志性三色计时器的计时码表:最左一枚为1969年首枚El Primero表款的经典再现; 中间是配备了改良机芯的El Primero旗舰系列腕表;更有计时精确至1/100秒的Defy El Primero 21腕表。这三枚腕表均不单独售卖,分别代表了El Primero机芯将精准度为1秒的传统计时显示,提升至1/10秒,之后进化为1/100秒精准度的传奇历程,他们共同组成了代表真力时在各时代高频计时领域的辉煌“三部曲”。而拥有这套礼盒的人才拥有将下一枚1/1000秒的空位填补上的权利,一套礼盒约为35万元。